蔚县南留庄镇白后堡村见闻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haoyimy.com/,斯特拉斯堡队

漫步于古韵悠悠的街道细巷中,触摸斑驳的墙壁,仿佛穿越至明清年间,与历史进行了一次近距离的对话。走进蔚县南留庄镇东部的白后堡村,其保留的传统文化、淳朴民风以及民俗特色让所有人叹服。此时真的能感觉到生活的单纯,单纯到似乎可以任凭自己的感觉肆意妄为,踏着古老的青砖,寻着古堡的平静舒坦,找着古堡的韵律风情,感受着古堡的风情万种,触摸着古堡的沧桑痕迹,不禁感慨万千!

白后堡村始建于明代永乐年间,据《蔚县地名资料汇编》记载,八百多年前,此地始有一村,名为白家庄。辽金时期,村北建起第一个堡子,取村名白家庄后堡。后又陆续在村东、村南、村中建起了5个堡子,由此构成了连环堡。这种建筑格局主要是用于防御,一处起火,四处来灭,一堡有事,四方接应。

古堡的建筑可谓别有一番风味,磅礴大气。飞檐走壁正是形容了老建筑的屋脊,时间的痕迹让古堡多了一份厚重感。当地村民认为庙宇是连接现代的文化桥,村民自愿筹款修缮庙宇的行为再平常不过了。村中的庙宇内悬挂着功德牌,记载了一代代村民自愿捐款修缮庙宇的善行。

南堡门石匾上醒目地刻有三个大字“永镇门”。蔚县一些堡门都叫永镇门,这体现了当时人们对永久平安、希望和平生活的渴望。高大的门楼上建有隔扇庙,南面是观音庙,北面是关帝庙。北侧堡有一座真武庙,已是破败不堪,满目疮痍。砖瓦散落、石碑毁坏、壁画脱落。工人们正在用自己勤劳的双手恢复真武庙昔日的辉煌。每年的元宵节,村里的艺人们会举着“火龙”在村中、堡墙、庙前耍。数百年来,每年正月十四、十五、十六都会举行祭祀活动,并逐步将“逗火龙”演化形成了传统的民俗文化活动。与此同时,当地村民会用720个麻油灯盏摆放出弥勒佛、天官和真武大帝三位仙人的图像和吉祥字样,等待夜幕降临便开始点灯,只见灯光点点自上而下,瞬间一幅喜庆、神秘的仙人赐福像展现在观众面前,人称“拜灯仙”。如今,“拜灯仙”、“逗火龙”已经被列入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
“黎明即起,洒扫庭除,要内外整洁。既昏便息,关锁门户必亲自检点。一粥一饭,当思来不出不易守分安命顺时听天为人若此庶乎进焉。”白后堡村党支部书记苏正芳拿出珍藏多年的《苏氏家训》,一遍遍地讲述着家训的由来,作为苏家的第二十代传人,白后堡苏正芳从2006年开始整理苏氏族谱。苏姓人家占全村的95%,苏氏已经经历了25代,祖祖辈辈都延续着传统,在生活中大家都以家训为准则。一家有难,全村齐心,邻里和睦。鲜有的媳妇改嫁带婆婆的事情,在白后堡村也曾发生过。

孝道文化,礼仪之邦。浓厚的文化底蕴和优美的自然环境是对白后堡村的第一印象。

俗话说,家有一老,如有一宝。村中随处都能见到年迈的老人,或是坐在路边晒着太阳,或是三三两两唠嗑,甚至有老人准备去田间做做农活。每个村子里老人总是中心,不仅他们的年龄,而在于他们的经验和知识。

“村中有20多位80岁以上的老人,能够种地的老人也不在少数。之所以老人们的身体如此健康,一方面是舒适的生活环境,八百亩森林绿沟环绕村;另一方面,村中宁静祥和的风气,心情自然也是愉悦的。自然而然,长寿的老人也就多了。”苏正芳说。

86岁的村民苏贵,点起一支烟卷,倚靠一面影壁。虽是耄耋之年,却耳聪目明,不仅如此,老人还是村里的一名老艺人。“我这腿脚还是不错的,平日能下田种种地。每逢元宵节逗火龙的时候,还能吹吹唢呐,做些力所能及的事,和大伙一起热闹热闹。”苏贵说。

就算是在村中的巷子,仍然可以体会到村里人朴实的品质。墙面上,一张破损的纸引起了采访团的注意,苏正芳看出了我们的疑惑。“这是一张捐款名单,这条巷子安装的路灯都是大家捐款得来的。一旦村里有什么活动,或者有建设的项目,村民们都会积极捐款,多了几百,少了几块,都是大家的心意。之所以村子建设的好,靠的是村里人那股齐心协力的劲儿!”苏正芳激动地说。

村子里发生过的小故事,说上几天几夜也说不完。“曾经有几名来村里采风的人,一个不小心将录像机丢了。村里人知道这事,都帮忙找,没出几天就把录像机归还到失主手里。现在村委会里还挂着失主送来的锦旗。在这里,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称得上是一种风气,老百姓干完活后,工具放在村子里,等到第二天还是原封不动。”苏正芳骄傲地说。

每到傍晚,村里的小姑娘、小媳妇们,还有上些岁数的人,都会到村委会的院子里跳上一段广场舞,引得村子里欢声笑语不断。现在村委会的院子里正在修建,就是为了给村子里的人提供更好的休闲场所。

在白后堡村里,处处藏有暖意、温情。孝感动天、戏彩娱亲、鹿乳奉亲二十四孝的故事以砖雕的形式印刻在沿街的墙壁上。白后堡之行,满怀安宁静好,在这里,聆听历史的变迁,注视传统的人文,欣赏古堡建筑的恢弘,让身在其中的人远离了尘嚣,忘却了时间。在这里,真切的体会到何为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”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